当前位置:主页 > 合作客户 >

现代媒介前沿研究的三个向度——媒介研究范畴展望

文章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18-08-03 23:34

  媒介究竟是什么?它将给我们的人类社会带来什么?随着现代媒介技术的深化演进,媒介的本质也将被重新界定,特别是政治的民主化,经济资源配置方式的化,世界文化壁垒的逐渐消解,人类社会由实体社区向虚实社会融合转变,互联网技术向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方面深化发展的大背景下,媒介的功能还是纯粹的信息传递功能吗?笔者认为,媒介实质上在履行一种实现马克思主义理论所提出的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工具性作用,媒介的功能正在不断强化,这也大大的拓展了媒介研究的范畴,媒介已经和人类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活动各个层面深度融合,体现出一种媒介霸权主义。

  本文不是一篇正式的研究论文,笔者只是试图从广义的媒介范畴来思考未来媒介研究的几个向度,这里要指出的狭义的媒介范畴(传统认为媒介主要是以技术为标准来将媒介分为纸媒、广播电视媒介、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媒介——新电子媒介)。从一个全新的视角来思考媒介的性质,必须把握自由这个核心理念,由自由引发出民主、平等、透明这些理念。可以说,人类的媒介发展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媒介也充当了对自由的束缚和异化作用。由此,对于媒介全新范畴的理解需要在媒介与政治、经济、技术这几个人类活动的关系中来把握,从而形成了媒介研究的三个向度,当然这只是一种思考和尝试。当然,媒介和文化以及社会的关系也可以成为研究的新的向度,本文暂不作探讨。

  说媒介和政治的民主化和政治的透明化是一种共生性关系,似乎有些牵强,但是,考察欧洲资本主义革命的历史就会发现,资本主义革命是一场摧毁封建专制的革命,在这期间,除了威尼斯小报(主要是用于商业目的,本文在后面将会谈及)这些商业性报纸之外,最为发达的就是政党报,这些为政治服务的政党报打着资本主义的旗帜,宣扬资本主义的民主和自由的思想,包括当时很多的资本主义思想家的众多学说最开始都是在这些小册子(当时的报纸)上面印刷,最后才整理成专著学说。但是这这个阶段,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媒介其实充当了政治的婢女,为政治从专制走向民主开路,同时,相比于议会、国会这些实现民主的政治工具,媒介上面的言论、批评和诉求成为另外一个舆论场,政客和政治家们都不得不重视,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媒介成为民主和透明政治的一个重要工具,但是这个阶段,媒介和政治还只是一种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还未达到理想化的共生性关系。

  如果说媒介和民主政治与透明政治的关系更加密切,媒介对政治的民主和透明化起到重要推动作用的阶段,那便是20世纪,这个阶段,广播、电视这种新型媒介被发明出来,报纸和广播电视这些媒体共同发力,媒介本身除了充当政府和民众之间的沟通和意见表达的桥梁外,更直接的参与到政治活动中去,对于政府的行政行为进行更加全面的监督,从而,民主和监督这两个词组合在一起,比较典型的事件就是美国水门事件直接导致尼克松总统的下台。

  进入21世纪,随着互联网媒介的发展,网络社会的崛起为媒介直接融入到政治参与中去提供了现实渠道,相比于广播、电视和报纸这些传统媒介的有限开放性而言,网络媒体具有极大的开放性和互动性,这也将广大人民大众和政府直接联系起来,人民大众的意见表达渠道更加开放和多元,媒介本身和人民大众融为一体,从而也就和人民大众一致性的参与到政治活动中去。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政府的一切行政行为都处在公开的状况之下,这使得透明政治具有了现实可能,即使是政府行为的一个细节都能被人民大众所知晓并对其进行评判,更加广泛和全面的人民监督成为可能,这也使得媒介和民主政治和透明政治形成共生性关系成为现实。由此,目前中国政府所提倡的阳光政府、透明政府和法治政府也是基于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下的民主发展需要。

  在媒介和民主政治具有共生性关系的现实土壤下,媒介和政治之间的关系研究议题就非常多,这也就成为媒介政治化研究的前沿,以下是列举的与此相关的部分选题。(一)、如何充分发挥媒介在打造阳光政府、透明政府中的作用(自上而下)。(二)、如何发挥媒介在公众意见表达和政治参与中的作用(自下而上)。(三)、专制国家背景下媒介在推动民主政治过程中的效度分析(自内而外)。(四)、政府行政体制改革与媒介监督之间的互动性机制研究(互动相关)。

  笔者从中国知网上搜索“媒介”和“制度经济学”的关键词时,没有找到相关的研究文献,在制度经济学的研究中,也没有透过制度经济学的来研究媒介的本质。然而,当深入研究制度经济学时,笔者认为制度经济学的核心概念是产权理论和交易费用理论,这两个理论的本质和媒介的本质具有内在的一致性。

  (罗纳德·哈里·科斯(Ronald H. Coase)——新制度经济学的鼻祖,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芝加哥经济学派代表人物之一)

  制度经济学的创始人是美国经济学家科斯以及中国经济学家张五常,制度经济学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成为经济学研究中的一个全新的领域,它从制度的角度来研究经济社会的运行规律,制度设计主要包括对经济资源的产权界定,对公司和组织的性质的研究来阐释交易费用的理论,产权的本质就是资源的所有权和配置权,当经济资源的产权模糊不清时,资源的租值就会消散,从而造成资源的浪费,一个明确的产权制度设计是经济良好运行发展的前提,只有产权界定明确,资源之间的交换和交易才会安全高效,而公司和组织的出现就是为了对资源进行优化配置的因素,失去组织化的资源配置方式,完全靠个体去实现经济资源的配置,这样效率就会大大的降低,由此,阐发出交易费用理论,在一个信息完全透明的社会,资源的配置不存在任何交易费用,正是由于资源交易的市场双方处于信息的不对等状态造成了市场交易过程中存在信息搜寻成本,当然产权的有效界定也会有利于交易费用的降低。

  市场交易存在交易费用的理论,决定了以公司为主体的经济组织的存在就是为了降低交易费用,而公司的最重要职能就是在市场上掌握尽可能多的信息来为公司的资源交易作出决策,由此道出信息是公司交易决策的核心,这也就为我们提出媒介是制度经济学里面经济运行的媒介,从广义角度来讲,任何一个公司和组织就是一个媒介,而不同公司和组织媒介的最重要的职能就是搜集信息、进行决策。

  对于将任何公司和组织的本质都看做是一个媒介的认识是对媒介的经济属性的放大,这也是一种全新的理解,但是这种理解至关重要,可以说:人类的经济活动过程是一个资源配置的过程,而这个资源配置过程追求的原则是交易的自由化和不断降低交易的费用,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唯一的办法就是发达的媒介组织(这里的媒介可以理解为广义的公司组织),媒介的诞生就是为了降低交易费用的一种制度设计,人类的媒介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经济活动交易费用不断降低的历史。我们可以考察金融史的例子,金融的本质也就是降低交易费用的过程,为了降低交易费用,早期的人类就发明了货币这种媒介,可以预见的未来,纸币将会被电子媒介取代,因为电子货币这种媒介在市场交易中的交易费用更加低廉,当然最近几年的比特币的迅猛发展虽然是这种趋势,但是在未获得政府的法定赋权之前,存在巨大的风险。

  现在,很多研究者试图用制度经济学的理论来研究媒介,这是一种从经济学到传播学的跨界。然而,笔者想说的是,研究制度经济学的学者要想理解制度经济学的本质必须先当理解媒介的本质,制度经济学认为制度本身是一种有效的约束,目的是为了构建高效的交易秩序,那么,媒介本身也可以说是一种制度约束,它和经济交易的需求具有内在的统一性。

  那么,我们现在对于制度经济学和媒介研究的议题有哪些呢?笔者认为有:(一)、从整体上降低经济交易费用,媒介的规模同经济规模之间的协同性研究。(二)、作为公共属性的媒介组织自身的产权如何界定。(三)、交易费用和媒介规模之间的函数关系研究。(四)、讯息搜寻成本与广义媒介组织结构关系研究。(五)广义媒介组织发展史研究。

  2010年被称为中国物联网元年,作为互联网技术的下一代技术,物联网概念在最近的几年风靡全球,现在已经被国务院纳入新一代高新技术的战略性产业,各个高校纷纷设置物联网专业,物联网也与云计算、大数据、智慧城市、智慧交通这些概念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在这里,我想探讨的是物联网和媒介究竟有什么关系,物联网是一个技术概念,甚至我们也可以说媒介本身也是一个技术概念,那么从技术的角度,媒介和物联网具有天然的一致性,当然,目前的物联网技术还处于正在发展的阶段,但是物联网技术将会给人来社会带来的技术发展图景却清晰可见,可以说,在物联网技术成熟之后,物体和物体之间的自由的互联互通将成为现实,每一个物体具备人工智能,届时在大数据的支撑下,我们的地球将会越来越智能。

  这里面就有一个关键技术,传感技术,任何一个物体都能发出和接受信息的时候,那么这个物体的性质也就发生了改变,任何一个物体就是一个媒介,任何一个媒介都具备智能因素。届时,我们的媒介生态就会发生历史性的改变,这将是一个全媒介的时代。

  这也似乎印证了麦克卢汉的一系列预言,媒介是什么?媒介已经完全融入了我们这个社会的每一个细微之处,甚至媒介就是世界本身,我们人类的生存就是一个媒介化生存的时代。所以,笔者认为,现在的物联网研究和媒介研究应该相互融合,彼此都具有内在的技术要求,而这也是目前媒介研究的前沿,甚至可以说是热门。

  那么,互联网和物联网深度融合的背景下,传统媒介形态究竟如何生存,这里面笔者认为,传统的媒介和物联网时代的全媒介的本质都是一致的,只是改变了我们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秩序,改变了人类的思考方式和生存方式,这里面也就产生了一系列研究的课题。

  例如:(一)、物联网时代的媒介组织形态研究。(二)、物联网时代人类的媒介生存方式预测性研究。(三)、物联网时代全媒介化背景下的人类生存异化研究。(四)、物联网时代对传统媒介形态的瓦解与全媒体秩序的重新构建。

  (作者:陈仲喜,本文写于2014年3月,今日读来,依然有很多的启发,在此发表出来,和各位同仁交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admin